返回首页   l   评论文章  
Chino Italiano English Español
 
 
  返回首页
  画家简历
  作品欣赏
  我的收藏
  展览
  影 集
  评论文章
  联系方式
 

马可,画中人生影映如许

这是一条艺术之路,混合着日间离奇的记忆,马可揭开它神秘的面纱,将各种离奇古怪一股脑的倾注到自己的画中,用轻盈的笔法和鲜艳的颜料凝聚而成的神妙力量向观众叙述着这一切。

作者:Antonella Iozzo

绘画中最私密的声音莫过于马可(被熟知的称呼)所塑造的一系列奔放的音符,他将音符吊在时间翅膀上的那一瞬间巧妙地描绘在他的画中。

隐而不见的时间、瞬息莫测的时间、悭吝小气的时间,都逃不过马可那能够抓住事物神采的眼睛,他让这一切都充满感情地流淌在他的画布上。现实的面孔和躯体在他的画中被赤裸裸的解剖开来,展露出层层的社会迷宫、抽象的地理环境和人类开凿的重重小径,犬牙交错、对比鲜明,在不断升高的半音阶伴唱的旋律中达到情感的最高音域。

在马可那里,一幅又一幅的画布,将个体与宇宙的距离缩到小之又小,就像永恒的羊水中所留下的那一丝关于过去的细微痕迹,而在天的那边,巨大的宇宙慢慢地飘过内部城市。

“曙光”熊熊燃烧,似乎要带给世界一个充满光芒和力量的有机体,在它上面有韵律的明暗线条不断的延长,纤纤细丝在画面空间中飘浮不定。思维的面孔在我们眼中留下阴影。如同缥缈的存在中孤独的雕塑般沉重,如同灵魂中倒影般易碎。马可从中得到了表达和沟通的力量,将阴影带到驯服的岩浆中,在无尽的时空中,寻找着生命的真谛。

他生来就是为了寻找人与人之间互相连接的纽带,在那最原始的背景上,包含着宇宙真谛的火热的红色四处流溢,从橙色到黄色,各种暖色调似乎是从虚无中淌淌流出,好似悠扬的笛声高低回转而来。

创造力世界转瞬即逝,好似那无可名状的心中的音乐,想要把它表现出来,却发现它是如此的不可描绘,刚想抓住却又逃之夭夭,它是如此的缥缈而虚幻,这是一个情感、爱情、激情和崇敬所组成的有机体。大自然的纤维瓦解成粒粒发光的微尘,让人不由得用身体去思考、用大脑去触碰作品吹出的实在的灵感,马可吸入这灵感,成了极高的力量的象征,那数不胜数的交叉点揭示了艺术家成长的土壤,各异而有序的风格在画布上交织着。当所有的内容都被蒸发后,就会显现出两种最强而有力的颜色,红色和黑色,在婉转流淌的蓝色调中描绘出一片天空,在几乎要熄灭在蓝色的大海中,这是一种抽象的强调、一种拟态的开始,外表上的无迹可循,汇成了“哥伦比亚时尚”的侧影,只有秘密的阴影才能解释这种神秘感。

深邃的、和谐的、振动的画面泛滥到了画框之外,画框几乎形同虚设;在这里,边界不能限制画面,而成了马可的画内的一部分,同时也是画外的一部分。这是一幅不断奔跑、不断浸入光线的画,我们被它的魅力所深深打动,被吸入了“金色的心”,这不是现实,而是一场梦,是用色彩和艺术感观之美所画出的记忆;在河的对岸,人类从未知的镜子中照见了自己,威胁的光谱从未用如此光亮的手术刀截断过宇宙的秩序,在抽象序列的几何图案中,“双塔万岁!”,这个夜晚之后不再有曙光,在这个夜晚痛苦死在无能为力的深处。

在马可的作品中,听觉和视觉互相吸引,互相推攘,双双进入梦境。画布上光影交错,这几乎是私人的日记,页页都满载着时间的回音,思惆跟随着憧憬,记忆引领着欲望,怀旧走向远方,走向多愁善感的原野,那是被爱恋的目光所抚摸的浪漫的前言。

在简单的画面构图背后,隐藏着成熟的设计能力和智慧的色彩掌控能力,这一切汇聚成了刚好饱和的爱情与乐观,梦一般的画面中充满对自由和精神的呼唤,心理活动不再模糊,而被超脱继而确定。一种充满存在主义观点的诗意的焦虑,在这里感知被赋予了各种符号,内部的光则在等待永远不会到来的解脱。

马可的画是一种对绘画的思考,对空间进行着没有边界、没有规则、没有骄傲、没有回顾的分割;情感是人类唯一能够表达自己看不见的一面的方式。马可用大量的光线来展现宏伟,这是一种能够将现实的宽度和力量表现在画面上的魅力。在这以外则是不平静的无声的音乐,在热烈和隐秘的声音中,生命不断跳动。

祥和与焦虑、美丽与否定的平衡是画布的主题,这是艺术舞台与宇宙决裂的一瞬间的展现。通过马可的颜色,通过马可的想法、渴望和创造力,通过所有的这些,构图不断的超越,给人以在画布上跳舞的感觉,只有在这里,思维的复杂性才得以成为现实剪影的一种简单的延展。

这是一条艺术之路,混合着日间离奇的记忆,马可揭开了它神秘的面纱,将各种离奇古怪一股脑的倾注到自己的画中,用轻盈的笔法和鲜艳的颜料凝聚而成的神妙力量向观众叙述着这一切。

在回忆的静谧的空间里,映像的秋千正做着神奇的运动,在这运动的中心,是创造力的元气,它不断的编织出现代化的梦,作品的当代性则展现在心情与哲理的交织中。“母性”构成一种点缀着不同性格的漫步的效果,马可在感官坍塌的残垣断壁中、在指示牌的游戏中用不可思议的坐标寻找着方向,指示牌层层剥落接连不断而来的各种形状,将它们幻化成一条标志存在感的线条。

文化的层次、记忆的露珠、社会的波浪、思想的建筑、向心的进化以及地平线的分层都将马可引向东方的大门,他停靠在中国,在那里他成为了最受瞩目、广受好评的艺术家,在那里他的画风展翅高飞,好似被风带高带远的叶片,带到那个守卫着现实的珍贵性所蕴含的时间价值的地方。马可成功的将自身语言的通用性转变为一种由来自幻想的图案和概念组成的表现力丰富的综合体,这些幻想给人以时而消逝的感觉,散发出巨大的磁场,这是用近过去式和先将来式所绘出的关于生命的灵感。

2008314星期五Antonella Iozzo发表于www.bluarte.it

 


上页 4 | 5 | 6 | 7 | 8 下页

 
 
 
Copyright © 2005 Marco Art Studio E-mail: marcoartstudio@yahoo.it